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自学考试

《格萨尔》史诗汉译本数量达15部350万余字

史诗巨著《格萨尔》你了解多少? 其汉译本目前已发行

记者8日从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获悉,随着日前《董氏预言授记》《英雄诞生》以及《赛马称王》3部《格萨尔》史诗汉译本出版发行,目前该部史诗汉译本数量达15部350万余字。

卷帙浩繁的《格萨尔》史诗逾一百多万诗行、两千多万字,且内容仍处增长之中。2006年中国官方将其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格萨(斯)尔史诗传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所长黄智介绍,新近完成的3部《格萨尔》史诗藏译汉本历时2年,共计60余万字,原文主要选自早期出版的古老原始版本和《格萨尔》民间艺人的说唱本。

《格萨尔》史诗藏译汉工作始自上世纪80年代,此前曾翻译出版《霍岭大战》(上下部)《丹玛青稞宗》《辛丹内讧》等12部,主要是在格学领域前辈所翻译文本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工润色而成。

“此前《格萨尔》史诗藏译汉作品,文学性及宗教色彩较强,对于没有藏文化背景的读者而言,理解起来相对困难。”黄智说,“此次新出版的3部汉译作品,在重视原文基础上,对史诗所特有的程式化规律和其中藏族原始谚语、宗教术语、诗歌等做了通俗化翻译,不同文化及年龄层次的读者皆可通俗地理解其故事的原貌和内容。”

黄智表示,《格萨尔》史诗汉译本的出版不仅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民俗研究价值,而且对于加强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发掘、抢救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于格萨尔史诗,你有了解多少呢?小编将为你一一解惑。

传唱千年的史诗《格萨(斯)尔》流传于中国青藏高原的藏、蒙、土、裕固、纳西、普米等民族中,以口耳相传的方式讲述了格萨尔王降临下界后降妖除魔、抑强扶弱、统一各部,最后回归天国的英雄业绩。

《格萨(斯)尔》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史诗中演唱篇幅最长的,它既是族群文化多样性的熔炉,又是多民族民间文化可持续发展的见证。这一为多民族共享的口头史诗是草原游牧文化的结晶,代表着古代藏族、蒙古族民间文化与口头叙事艺术的最高成就。无数游吟歌手世代承袭着有关它的吟唱和表演。

现存最早的史诗抄本成书于公元14世纪,1716年的北京木刻版《十方圣主格斯尔可汗传》是其最早的印刷本。迄今有记录的史诗说唱本约一百二十多部,仅韵文就长达一百多万诗行,而且目前这一活态的口头史诗仍在不断扩展。《格萨(斯)尔》是相关族群社区宗教信仰、本土知识、民间智慧、族群记忆、母语表达的主要载体,是唐卡、藏戏、弹唱等传统民间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同时也是现代艺术形式的源头活水。

千百年来,史诗艺人一直担任着讲述历史、传达知识、规范行为、维护社区、调节生活的角色,以史诗对民族成员进行温和教育。史诗演唱具有表达民族情感、促进社会互动、秉持传统信仰的作用,也具有强化民族认同、价值观念和影响民间审美取向的功能。

《格萨(斯)尔》在多民族中传播,不仅是传承民族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重要纽带,同时也是各民族相互交流和相互理解的生动见证。此外,这部史诗还流传到了境外的蒙古国、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卡尔梅克地区以及喜玛拉雅山以南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和周边地区。这种跨文化传播的影响力是异常罕见的。

《格萨(斯)尔》艺人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传承者和传播者,他们绝大多数是文盲,却具有超常的记忆力和叙事创造力,通常的史诗演唱达到几万行乃至几十万行。

20世纪50年代以来,受现代化进程的影响,藏、蒙等民族的生计方式发生了变化,职业化的艺人群开始萎缩。近年来一批老艺人相继辞世,“人亡歌息”的局面已经出现。格萨尔受众群正在缩小,史诗传统面临着消亡的危险,保护工作应立即展开。(来源:中国新闻网)

版权免责申明

甘孜新闻网非原创转载文章所含部分文字、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含文字、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如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完善著权信息或删除处理。

上一篇: 2017年贵阳市云岩区招聘区属事业单位工作人员62名公告(8月15日-17日报名)

下一篇: 2016年关岭自治县教育专业技术人才体检名单公示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