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考研研招

博士生春节回家调研乡风民俗:人情债真想减下来

­  新春佳节,万家盼团圆。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生雷望红的姨妈,却不“敢”回老家,而是“躲”在打工地福建过年。再三追问才明白,“春节回家至少要送出1万元礼金,不回来是怕送人情。”

­  在中部农村,这种“乡村人情故事”并不稀奇。这个春节,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贺雪峰团队的师生们,共同聚焦了一个现象:农民送人情的压力越来越大。许多农民希望政府引导、乡村自治,走出变味的人情泥潭,营造健康的乡里人情。

­  人情之重成为困扰

­  春节有时一天要送三四份礼

­  “我们多次在全国各地农村调研,不止一次听到农民说,中央八项规定好,农村能不能也有这样的规定,引导人情往来。这一方面体现了农民对八项规定的高度认可,也同时表达了改变人情现状的迫切心情。”春节前后,该中心副研究员桂华,博士生刘成良、雷望红等人回家、调研,获得大量数据、案例。

­  送人情集中在春节前后。有个山区贫困县30多万人,2015年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近6万人。春节前后一个多月,一些村组几乎每天都有人请客。按当地风俗,一户办事,同一村民组的都会去贺喜。许多农户隔三差五赶场子、送人情,有时一天要送三四份。

­  请客的名目多了,办酒席的规矩也渐渐乱套。在湖北中部一个县,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为帮儿子凑钱买车,提前4年给自己办了七十大寿。最不可思议的是如今一些地方办丧事,安葬老人不再是主要任务,办酒席、收人情成了重头戏。

­  结婚宴席也在变,过去只有初婚才大办酒席,现在很多再婚夫妇照样大宴宾客,一些村民认为有滥办敛财之嫌。成大叔有一儿一女,儿子结了两次婚,女儿也结了两次,都办了酒席。有村民就咬着牙说:“去他家吃喜酒都吃了4次,他要是离婚再结婚,绝对不去了!”

­  礼金标准逐年上涨。在有的地方,目前“行情”是,一般农户每次送出200元,特别贫困的送100元,姑舅姨等近亲送1000至5000元不等。几个农户的人情账单显示:2010年前后仅50元,现在100元“送不出手”。近亲的礼金涨得更凶,一般千元起步。

­  此外,近些年还出现了一种不好的风气。一些农民认为,酒席规模大小反映“朋友圈”的大小和人缘好坏,为了面子千方百计扩大人情范围。一个包工头去年办酒席,四处请客,共收礼金60多万元,还有人一次就收了90多万元,而这些人情故事却很快成为“有面子”的“美谈”。

上一篇: 青少年媒介素养偏低 手机成最爱

下一篇: 2014年上半年成都市录用公务员递补进入体检人员名单及体检公告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