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雅思

郭松民:再美好的事业也经不起投机者的玷污

他不是叛徒,因为他的思想水平从来没有达到能够真正信仰任何价值的高度,但结果他却被左派永远视为叛徒。他只想要权力,但权力只在他手里短暂的停留,就永远的失去了。此后他又活了35年,得享百岁高寿,这对他真的是一种折磨,因为他知道自己必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却无计摆脱。

从履历表上看,他参加革命很早,但一直没有担任过独挡一面的重要职务,无非是科长、副主任一类。1955年,他被授予少将军衔,而此前他既没有显赫军功,更没有惊人战绩,有的只是在警保岗位上小心翼翼的努力。建国后他作为罗瑞卿的副手,直接掌管中南海内部的警卫,对毛泽东的起居、出行安全负有绝大的责任。应该说,这项工作他干得不错,在任职期间,中南海没有出现过一次重大安全事故,中央党政军机关警卫工作也没有重大漏洞。

他如果安于这样的位置和生活,兢兢业业地做到退休,那么他会成为李银桥式的人物,让人一想起来觉得安全和温暖,但是他太为自己着想了。当毛泽东年事已高,而林彪成为写入党章的接班人时,他开始希望能够在毛泽东身后也延续现在的地位和荣耀。

1970年在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为他提供了一个结好林彪的机会:林彪在开幕式上讲话时,把矛头对准了张春桥。叶群向他面授机宜,并做了“林总在任何时候都不会亏待你”的承诺,于是按照康生的说法,他“跳了出来”,华北组开会讨论林彪讲话时,他作了血脉贲张的长篇发言,引发了一片歇斯底里。招致毛泽东震怒的“华北组第二号简报”上刊登的主要都是他的话。

但是,尽管他的政治嗅觉十分灵敏,但政治思维能力却十分低下。他没有意识到,这场斗争绝非表面看起来的是林彪和“四人帮”权力之争,而是毛泽东和林彪之间要不要继续进行文革的斗争。在林彪看来,文革就是夺权。既然刘邓已经垮台,夺权的目标就已经实现,文革也就该结束了;而在毛泽东看来,文革最终是要建立一个人民群众可以直接享有管理国家各项事务权力的新型社会主义,而这一目标还远没有实现。

在毛泽东表明了态度之后,他就迅速做出了检讨,毛泽东虽在盛怒之下说出了“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有事不向我讲,你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这样的重话,但还是宽厚地原谅了他——以后的历史证明,过于宽厚,别人一流泪就心软,很可能是毛泽东性格当中最主要的“弱点”。文革后期,许多想重新工作的老干部都摸准了毛泽东的这个“弱点”,给他写信的时候只要说自己身体不好,但很想念主席等,很快就会获得解放。耀邦同志就向陈丕显等许多老干部传授过这个“诀窍”,毛泽东的这一“弱点”最后让文革派付出了重大代价。

上一篇: 全美国最知名公立大学之弗吉尼亚大学

下一篇: 黔南州2016年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长顺考区)递补体检结果公示

新闻排行